富士康“丑闻”为何愈演愈烈
本文摘要:富士康已经在媒体上成为了常客,经过内迁的富士康依然没可以解决任何实质的问题。太原富士康的大规模群体斗殴事件,烟台职业高校被实习,公务员被顶工都不是孤立发生的,而是
富士康已经在媒体上成为了常客,经过内迁的富士康依旧没可以解决任何实质的问题。太原富士康的大规模群体斗殴事件,烟台职业高校被实习,公务员被顶工都不是孤立发生的,而是有肯定内在联系的事件,这跟苹果对富士康产能的需要密切有关。富士康已经需要苹果提升代工价格,但苹果方面并未对其提高价格的需要做出任何回话。这根中国制造业的进步模式有非常大的关系。不止是富士康,不少为海外生产加工的企业都不可防止的遭遇见一样的问题。中国代工厂的在整个利益链中所占的比率太少。有关数据显示劳动力本钱在苹果全球产业链中的所占比率还不到6%,中国以外的劳动力能是3.5%,中国的劳动力只能拿到1.8%。假如要工厂提升工资,改变工人条件,那样苹果们就需要支付更高的价格。职员的福利,工资,工作时间,事实上都是苹果等国外跨国公司决定,中国制造业正在为国外跨国公司背黑锅,中国制造业本身没发言权,职员与制造商之间的矛盾越演越烈,是中国制造业进步道路上必经的路程。再看看库克上台后的销售计划。iphone5发布后,苹果计划在年底使其销售扩及100个国家,这是苹果有史以来最迅速的全球销售计划。苹果目前对供货速度愈加苛刻。究其缘由有2、苹果改进不大,面对有限的产量难以抵制其他角逐对手,迅速渗透商品成为其巩固市场的方法;库克个人急于展示我们的才能,在商品没真的突破的状况下,只能向提供链施加重压。正是这种重压,给刚刚从深圳内迁的富士康导致了很大重压。在2年前经历了一系列职员自杀事件后,这家全球最大的代工厂家逃离深圳转向河南,期望在劳动力本钱更低的区域继续维系过去的存活方法。自库克出任苹果CEO以来,该公司已在其提供链中推行了“愈加严格的管理”。为保证产能对工人进行军事化的管理,工人的工作量和重压增大,压抑的情绪一触即发,工人之间的斗殴,与品管的对抗都是在重压之下的产物。以80,九零后为主的新生代农民工不愿如我们的父兄般继续成为便宜的劳动力,他们已经敏锐的知道到了,中国的劳动力价值正在被紧急低估。为了留住并吸引更多青年,2010年以来富士康在国内已连续3次调高职员基本工资水平。但被迫为烟台富士康实习的职校学生依然表示在这种地方工作没将来,在中国的青年眼里,成为巨大工厂的一环已经是最后的选择。改革开放带来的各种可能性使他们不愿重复七八十年代厂房与住宅之间两点一线的生活。富士康与苹果目前的问题只不过中国制造业在世界代工厂问题中的一个缩影。但就现在富士康的状况来看,苹果应该更多的关注那些从劳动关系上与其无关的生产线职员,保证商品提供链的畅通,提升提供链底层职员的待遇不只只不过库克应该做出的选择,更是国外跨国公司应承担起来的责任。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