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一下那些年做了的那些兼职
本文摘要:看到篇作者回忆自己大学兼职经历的文章,想起自己当学生那会做过的各类兼职。日常第一份兼职工作——网咖网管,是在高考考试考试结束后的那个夏天。现在想来,这份回忆,已经
看到篇作者回忆自己大学兼职经历的文章,想起自己当学生那会做过的各类兼职。

生活中第一份兼职工作——网咖网管,是在高考考试结束后的那个夏季。

目前想来,这份回忆,已经遥远到开始泛黄。

说是网管,其实也就是负责打扫卫生,同时给游戏玩家安装下补丁包。真碰到比较麻烦的技术问题,由网咖专业技术职员负责。

那会个人电脑远没普及,网咖也还没有升级到网咖。当时的技术负责人,据了解是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的本科生。

技术职员的工资咱不了解,自己作为暑假工,月薪仿佛是800块,天天工作12小时,黑白两班倒。

干够一个月的那晚,老板拿出早已数好的工资——一沓用皮筋扎好的零钱票子。

这应该算是自己生活中第一份收入。目前看来,也就两顿海底捞而已。但在那会,意义非凡。

在老板面前没好意思清点,躲到无人处,一张张数了好几遍。数完钱,就开始兴奋地睡不着觉,索性铺张凉席,在网咖门口空地上睡了一夜。

结果天还没有亮透,就被蚊子叮醒。

不睡了,走路回家。

到家后天刚亮,父母还没有睡醒,悄咪咪把这笔意义非凡的“巨款”放到我妈床头,胡乱洗把脸,倒头一觉睡到下午。

还是自家的床睡着最舒服。

读大学后,又陆续干过好几份兼职。虽说挣了点小钱,但却再也没了首次拿到工资时的兴奋感。

常规的兼职,像发传单啊商场营销之类,都干过。纯体力活,没意思。

目前回想起来,印象最深的兼职,是一次失败的应聘。

当时看到条招聘模特的广告,工资听着很好。也不知晓哪来的自信,直接打电话过去跟他们约时间应聘。到了应聘地址才知晓,原来是卖服饰的商场找兼职模特拍照,给传单页上用。

确认完工资待遇后,他们问我有没有关工作经验,想着模特这活看着也没什么困难程度,壮着胆子点了点头。

来,走两步看看。

这需要当然合情合理,自己心里发虚,但话已出口也收不回去,只好硬着头皮上。

当时的走台场景,目前想来不知晓有多尴尬。也是在那时候,才深刻意识到原来自己肢体表现能力这样地差。

试走台其实也就不到半分钟,但那会大脑里一片空白,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般煎熬。

走台完毕,他们礼貌地回复了句回去等公告吧,就再也没了下文。

自然,那份兼职工作公告,再也没能等到。

这算是自己十八岁后,求职时经历的首次挫败。

自己几斤几两心里都没点谱,说得好听点,这叫初生牛犊不怕虎;说得直白点,这不就是鲁莽嘛。

后来复盘这次失败的求职经历,也想了解了一个道理:

无论是找兼职,还是毕业后的正常求职,必须要掌握扬长避短,并在应聘前做足功课。

求职不比学校里的考试,后者看的是总分,而前者,需要单点突破。

样样都行,实质状况非常可能是样样稀松。

老话讲隔行如隔山,从来就没什么看着轻松的工作,职场上的冷暖自知,才是正常状态。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