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岁老人坐飞机死亡谁之过?

作者:青岛澄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来源:www.usabcc.com 发布时间:2016-08-02 17:43:51
85岁老人坐飞机死亡谁之过?   7月8日6时20分,85岁的左昌鲁先生,乘坐一趟国航航班从北京飞往义乌。之后航班因故备降杭州机场后,坐在头等舱的左先生出现身体不适,最终不幸身亡。   死者家属表示,老人出现病症之后,由于国航延误了救治时间,且有乘客质疑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不会使用氧气袋,飞机上还缺乏急救药品和设备,所以应该对左先生的死亡承担责任。国航则称,家属并未事先说明老人身体状况,且国航事发后一直在积极组织救治。双方各执一词,到底是怎么回事?   航班备降之后秩序混乱老人出现异常   据一位乘客回忆,这趟航班在义乌机场上空已降到楼房高度,突然又重新拉起。最后,该航班被通知到杭州萧山机场备降。据左昌鲁的妻子王爱华回忆,飞机突然拉升时,老伴就感觉到身体很难受。   上述乘客称,飞机在萧山机场降落后,乘客们意见很大,因为这是早班飞机,本来两个小时的航程实际花了十个小时,因此纷纷挤到头等舱投诉(机组人员将乘客是否要下飞机的登记点设在了头等舱的前部位置),现场秩序混乱,当时机舱内非常闷热。有乘客称,当时空调可能关了。   这时候,王爱华发现丈夫有异常:“头低下来,脸色发青,口唇发白,全身大汗淋漓,一摸额头与手脚冰凉,看他想呕吐并全身抽搐,唤他没有反应。”   乘客:由于各种忙乱错过了抢救时机   据乘客透露,机组人员这时候没有注意到左先生的情况,直到家属向机组人员求助,机组人员才开始广播。   坐在经济舱的乘客刘翠香出身医学世家,是一位退休医生,听到广播求救后来到头等舱。“机舱内非常闷热。”刘翠香感觉闷得透不过气来,很多乘客挤在头等舱里吵闹,“缺氧,空调似乎也不管用。”   机舱内没有血压计,当刘翠香摸老人脉搏时,发现脉搏已很微弱,“病人很危险,立刻就地就近抢救最好。”但刘翠香称,航空公司还想是不是可以等到在义乌降落之后再叫救护车,刘翠香说这肯定不行。她还表示,遇到危重病人,机组人员应该先上氧气,再广播寻找医生、护士,“不能在我到了之后再上氧,这样肯定会延误抢救时间”。   让刘翠香诧异的是,除了氧气袋,机组人员没有再提供其他急救设备。而且,刘翠香还表示,机组人员根本不会用氧气袋,明显缺乏专业训练,由于各种忙乱,错过了抢救时机,等到地面救护车到来的时候,刘翠香看到老人的脑袋咯噔一下垂下来,已经不行了。左昌鲁的“死亡通知单”显示,诊断和死亡原因都是“呼吸心跳骤停”。王爱华说,杭州武警总医院医生告诉他们,死亡原因有可能是中暑,也可能是窒息。   国航:机组人员受过专业训练 老人不适合坐飞机   老人意外死亡,家属和乘客质疑航空公司处理不专业,缺乏急救设备。而且,航空公司在航班延误与乘客发生纠纷之后,将登记点设在头等舱前部也不合理,这是导致头等舱闷热从而使左先生病发死亡的原因,因此航空公司应该承担责任。   对此,国航方面回应称,订票时,家属没有提出特殊要求,只申请了轮椅,并未说明身体状况。事发后,国航方面一直在积极组织救治,包括联系医护人员和救护车,并且有专人陪同到医院。在乘客出现身体不适等情况时,机组成员首先广播找专业医生,然后联系救护车。国航相关人员还表示,机组成员提供应急氧气瓶,机组人员受过专业训练。   国航方面还声称,老人在北京做过手术,这一次是做完手术回老家,这种情况不该坐飞机。不过,针对国航的这一说法,左先生的家属称,他们曾经咨询过医生,左先生这种状况可以乘飞机。左昌鲁的女儿称,年初时父亲诊断食道肿瘤,因年纪大,没有选择做手术,只做保守治疗,“在食道内放了个支架,一直进行身体调养,平时吃营养液和中药。”   焦点问题在于老人死因是否由自身健康造成   目前双方各执一词,到底孰是孰非?对于这种情况,法律如何规定?   《民用航空法》规定:“因发生在民用航空器上或者在旅客上、下民用航空器过程中的事件,造成旅客人身伤亡的,承运人应当承担责任;但是,旅客的人身伤亡完全是由于旅客本人的健康状况造成的,承运人不承担责任。”   因此,要界定这一案件中到底谁该承担责任,关键就在于要确定死亡原因是不是因为旅客本人的健康所致。另外,飞机备降之后,空调到底是不是被关闭?将头等舱设置为处理纠纷的登记点是否合理?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厘清。   航空公司责任需要依据调查结果进行分析   航空公司到底有没有责任、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这需要相关资料的进一步公开,也需要依据最终的权威调查结果进行具体分析。 另外,这次意外事故的初始原因是因为航班备降导致延误引起,航班延误所产生的问题到底该如何确定责任,也需要一并明晰。   中国航空法律服务中心首席专家张起淮说,按照民航法有关规定,在飞机上的所有证据和责任都由航空公司来举证,来证明自己没有责任。如果证明不了,乘客不需要去证明航空公司有责任。左先生的家属曾要求航空公司方面公开机舱内的视频资料,但没有获得同意。   我们期待着航空公司能够公开资料,也期待着对这一事件有一个权威的调查结果,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给公众一个让人信服的说法。

  • 上一篇:习近平会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时政--人民网
  • 下一篇:武汉网站建设儿哪家好?企业网站应该怎么做
  •